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校董校友会(基金会办公室)
母校记忆
当前位置:首页>> 母校记忆

 

母校西冶常相忆 心灵深处总感恩
编辑:      发表时间:[2016-06-08]       阅读:1804

母校西冶常相忆  心灵深处总感恩

◇樊宏康

 

1966年夏,我通过高中毕业考试后,正在紧张地准备高考。期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在学校“晃荡”两年多以后,下乡插队,之后被招收进入建筑公司当工人。1977年恢复高考,我考入西安冶金建筑学院。此时的我已近而立之年,开学那天女儿出生刚满十天。

清楚地记得1966年填报高考志愿时在“第二表”中填写的第一个学校就是西安冶金建筑学院。在建筑公司工作期间,还曾于1976年春夏间在学校举办的“建筑工程工长培训班”学习过三四个月,可真是和“西冶”有缘啊!

1978年2月入学,1982年元月毕业分配、陆续离校,期间度过了难忘的四载大学生活。毕业证书上标明的毕业时间为“1981年12月31日”,这一细微之处,也反映出学校管理上的严格。

人生轨迹的曲线上总会有几处重要时段或拐点,大学经历无疑是其中最为重要的时段之一。从幼儿园起经过小学、初中、高中等漫长的求知历程,进入大学生活,此时的“情结”,对于同学们是丰富多样的,但多数人的共识是:在这里将要告别或暂时告别校园,在这里将会有走进社会前系统学习专业基础知识的最后一搏。无论对其珍视的侧重有何差异,大学生活客观上都将是大家人生最为重要的时光。对我这样的“老三届”学子,更是弥足珍贵,是人生的“拐点”,必将为日后留下珍贵的、难忘的记忆。

当年,“文革”刚刚结束,同学们对知识的渴望和追求,用“如饥似渴”来形容丝毫不夸张。那时物资匮乏、经济条件有限,食堂条件差,同学们没有任何抱怨,能填饱肚子就行。教室、宿舍、食堂,“三点一线”、行色匆匆是四年生活的“常态”。晚自习教室熄灯时大家不约而同地“哎呀”一声以示“抗议”,宿舍熄灯后还有同学在被窝打手电筒学习。阶梯教室“抢占”座位是那时的一道“风景”。虽说是“抢”,大家却也始终保持了谦谦君子的风度。

班上同学年龄相差最大达十一二岁,入学前数理化、英语等课程的基础参差不齐,大家学习上互帮互学,生活上相互照应,没有利益纷争,其乐融融。

学校教职员工,无论是教授、讲师,还是政工领导、辅导员,对教学和管理充满激情。十年浩劫,大学是重灾区之一。“文革”刚结束,他们多年被压抑的真情和动力迸发、解放出来,满腔热情投入工作,对学生尽心尽力、充满关爱。大教室里,老师认真、辛劳讲课的情景历历在目:硕大的黑板被粉笔写满、擦去,再写满、再擦去,给老师平添了不少“白发”。同学们为之动容,时常有学生冲上讲台帮老师擦黑板。下课了,同学围着老师个别求教,使得老师迟迟不得离去,甚至影响到下节课程。系党总支、办公室的老师、辅导员,对我们学习生活关心备至。当年教学刚刚恢复,教材不齐全,学校和老师千方百计为我们搜罗购置,甚至组织编写油印教材资料,第一时间分发到同学手中。毕业实习,学校安排我们工民建专业去宝钢,使我们有幸见识到宏大的工业建筑施工场面,这也是我校当时隶属冶金部的得益之处。我们班具体被安排在1#高炉工地,德国进口的德马克300T履带吊、日本进口的2400t-m塔吊等,在当年国内都属难得一见的先进设备。遍地堆满各类型号的钢管桩材,60m深1200mm口径的管桩,等等,对于像我这样日后主要从事民用建筑设计的同学,这次实习绝对是难得的工程实践机会,大开眼界!

太多记忆,每当忆及,十分感念。

尽管大学毕业后的路还很长,但大学四年所学习到的知识对于个人日后工作绝对是重要的基础。而我校“自强、笃实、求源、创新”的校训,“为人诚实、基础扎实、作风朴实、工作踏实”的优良校风更是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自己今后的人生。

1982年元月,我进入中国建筑西北设计院,做过一段时间的建筑工程设计和技术工作,还被派往香港中国海外建筑工程公司做过近四年时间的工程设计和管理,之后逐渐转入设计企业的管理岗位,至退休前连续任职院长达13年。由于上学前在建筑公司任钢筋工工长,大学期间学的又是工民建专业,进院后熟悉结构设计工作较快,还曾参加了建设部分派的“抗震区空心砖承重结构住宅研究”的课题研究工作。

遗憾的是自1988年起即服从组织安排开始走上管理岗位,渐离自己喜爱的专业技术工作。当然,在以后的工作实践中逐渐认识到做管理工作将会使自己视野更宽阔一些,工作中面对企业经营、质量管理、科技进步、人才培养、队伍建设、企业文化等,面对各种复杂矛盾,都需要不断提高自身的综合能力和素养。尤其担任院长期间,经历了全国勘察设计行业“改企建制”,原设计单位陆续改制为企业并全面推向市场,以及在股份制改造、重组、上市等大变革时期,经受了磨练和考验。我们带领管理团队,努力凝聚全院职工,在建筑设计市场激烈的竞争环境中,共同发扬“爱院、敬业、求实、创新、奉献”的西北院精神,艰苦奋斗,不断创造经济效益、创造社会效益,推动技术创新,创建设计品牌;不断加强技术、管理人才队伍建设,逐步改善和提高员工的工作环境和生活质量。我院是建国初期国家组建的六个大区设计院之一,为了在新的市场环境下发挥和保持大院应有的作为、应有的地位,我们逐步确立并始终坚持推进“持续建设一流强院”的企业战略目标。其间,我们为院集体争得多种荣誉,个人也同时获得相应的荣誉和表彰。

大学毕业后至退休的27年工作实践中,深深感受到取得成绩和进步,需要依靠个人奋斗和在实践中不断探索积累,但也与在大学时代所受的培养和教育、受到校园奋进精神的熏陶密不可分。那个特殊年代母校教职员工的敬业精神、工作激情,老师诲人不倦,校友孜孜以求……许多场景印入脑海,会时时影响、激励和鞭策自己。当工作中因遇到暂时迈不过的坎而苦恼时,怀念起校园那段几乎没有利益纷争的田园般生活,总能让我放松。

因为我院地处西安,与学校联系较为方便,本人也曾是西安校友会的副会长之一,这么多年来多有机会参加学校组织的一些活动,通过《西安建大报》也能关注母校的教学、科研和产业发展,关注华清学院及草堂校区的建设等。也主要是在院长岗位期间尽自己能力,在校企联合办学、学术交流、联合培养研究生及赞助等方面,做了一些事情。现在回想,深感做得不够。退休了,已是不能弥补的憾事。

时光荏苒,不觉间,毕业、离开学校已经35年。同班学友半数以上已经退休或临近退休。大家天各一方,难得的见面、聚会中,同学们都会不约而同地忆说起在母校的美好时光。大家毕业分配到不同工作单位,工作环境不同,发展机遇有异,但都因曾在校园经受了良好教育,校训、校风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所以都能在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奋进向上,分别作出了优异的成绩。大家共同汇聚起回报母校、感恩母校的永久情怀。

今年,母校将迎来办学120年并校60周年华诞,我和学友们衷心祝愿我们学校秉承“传承文明、开创未来、育才兴国、科技富民”的办学宗旨,在教学、科研等领域快速发展,谱写新的篇章!

作者介绍

樊宏康,男,1948年生于西安,1977-1981年在西安冶金建筑学院工民建专业学习,毕业后分配到国家建筑工程总局西北建筑设计院(现为中国建筑西北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工作,1996-2007年任院长;2007-2008年任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党委副书记;2008年12月退休。国家一级注册结构工程师,国家注册投资咨询工程师,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曾任中国勘察设计协会建筑设计分会副理事长及西北协作委员会理事长,陕西省土木建筑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勘察设计协会建筑设计分会技术专家委员会副主任。